yabo10-从贝尔萨到里沙利松英超教练和球员是怎样学英语的?

近日,外媒《The Athletic》在一篇文章中讲述了英超教练和球员学习英语的方法,以及所遭遇的挑战。

前不久,似乎是为了向马尔科-席尔瓦证明自己没有逃学,里沙利松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英语课堂的照片,还附带了一个表示困惑的表情符号。

埃弗顿俱乐部和席尔瓦希望里沙利松学习英语,对去年从巴萨转会而来的哥伦比亚后卫米纳也提出了这个要求。本赛季初,席尔瓦就曾谈论过里沙利松、米纳在交流时不得不面对的障碍。“我们希望他俩能够更多地参与战术讨论。他俩的英语水平比过去稍好一些了,但还有提升空间。”

许多顶级俱乐部都希望教练和球员主动学习英语,不过有趣的是在埃弗顿,很多英国球员也会学习西班牙语,以便在球场内外与队友进行更好的交流。一位消息人士透露,来自不同国家的埃弗顿球员会在这方面互相帮助。

在利兹联,贝尔萨也正在学习英语。这位比米纳和里沙利松年长40几岁的阿根廷教练认为,既然来到英格兰执教,那么他就需要努力掌握英语。贝尔萨用西班牙语与媒体对话,但据说他已经能够使用英语进行简单交流,只不过熟练程度还不够,在出席新闻发布会时仍然需要翻译陪同。

“我总是觉得我应该说英语。当你在某个国家工作时,你就有义务学习那个国家的语言。”贝尔萨说。他在执教马赛和里尔期间也曾试图提高自己的法语水平——“但我没做到。”

一个有趣的问题是:球员和教练如此忙碌,哪里还有时间学习一门外语?今年夏天,贝尔萨回到阿根廷看望家人,但只在家乡待了4天后就重新投入工作;贝尔萨相当敬业,甚至要求俱乐部在训练基地为他提供睡觉的床……很多人认为足球是一种全球通行的语言,球员、教练真的有必要说英语吗?语言不通是否会阻碍球员们在更衣室里的交流?另外,为向贝尔萨这样的教练担任翻译究竟是怎样一种体验?

从某种意义上讲,贝尔萨和贝尔有不少相似的地方。在西班牙,由于拒绝用西班牙语接受采访,贝尔经常受到外界批评。不过据贝尔在皇家马德里的队友透露,他能说西班牙语,只是在公开场合羞于开口。皇马右后卫奥德里奥索拉就说,贝尔太“害羞”了,“我觉得这也挺正常的。”

但人们很难接受这种理由,毕竟,贝尔已经为皇马效力六年了。一位经纪人说:“如果你加入皇马,就该说西班牙语。就这么简单。如果你在英格兰豪门俱乐部踢球,那么你和队友就会用英语交流。你必须学习(外语)。事实上,大部分到英格兰踢球的外国球员都愿意学习。”

在曼城,瓜迪奥拉总是用英语组织球队会议,并且希望球员们主动学习英语课程。奥塔门迪在去年就曾透露,他在瓜迪奥拉的鼓励下通过了一门考试。

贝尔萨之所以还不愿用英语与媒体沟通,主要是担心自己说的话被误解,而不是因为日常交流有什么问题。另外,利兹联的许多工作人员和部分球员都能讲西班牙语,包括足球总监维克托-奥塔和主席安德烈-拉德里扎尼。“日常沟通没问题。”贝尔萨说,“我个人认为,教练说的话越少越好。如果与球员进行简短的交流,效果反而更好。”

贝尔萨大概无法体会胡安德-拉莫斯的烦恼。在很多人看来,拉莫斯之所以在热刺遭遇失败,部分原因在于不能用英语准确地表达自己的想法。2014年,当热刺邀请波切蒂诺担任主教练时,就要求他学习英语,后者也欣然接受——在执教南安普顿期间,波切蒂诺始终需要使用翻译。

菲尔-迪金森是一位在足球界拥有接近20年工作经验的翻译,他的公司Premier Language Solutions经常与曼联、曼城、利物浦、埃弗顿、切尔西和狼队等俱乐部打交道。迪金森告诉我,拉莫斯的处境表明如果一位英超俱乐部教练无法熟练掌握英文,就有可能被嘲笑。

“拉莫斯经验丰富,执教过各个级别的俱乐部,都获得了成功。他既聪明又博学,但因为英语太差,很难让大家看到他的水平。在这种情况下,你最好等到熟练掌握英语后再组织新闻发布会,否则就很可能被误解。”

迪金森曾为坎通纳担任翻译,而在2008年阿根廷对阵苏格兰的一场友谊赛前,他第一次为马拉多纳担任新闻发布会翻译。当被苏格兰记者问到前英格兰球员赫斯特在1966年世界杯决赛中的射门是否进球时,马拉多纳打破了坚冰。

“我向记者转述了他的话,‘皮球和门线之间还有大片草皮’,也就是球还没进。”迪金森回忆说,“苏格兰人喜欢这个答案。但当时我特别紧张。马拉多纳很奇怪,只要他的身体状况或者体重发生变化,声音似乎也会变。他说话可能很难听清,好在我俩的合作还算愉快。”

2018年,当利兹联任命贝尔萨担任主教练时,这家俱乐部邀请迪金森在贝尔萨的亮相仪式上担任翻译。迪金森曾经在贝尔萨执教阿根廷国家队和毕尔巴鄂竞技期间与他合作,所以非常熟悉贝尔萨独特的讲话方式:考虑周全、有深度,双眼紧盯着地面。

贝尔萨的新闻发布会持续时间往往很长,法国学者拉姆兰尼(Lamrani)在贝尔萨执教里尔时成了他的翻译,不过上赛季结束后离开了利兹。目前,贝尔萨依靠助手为他翻译——在本赛季大部分时间里,阿根廷分析师迭戈-弗洛里斯都会和贝尔萨一起与新闻媒体打交道,尽量传递他想表达的信息。

贝尔萨在利兹联的亮相仪式格外漫长,当发布会进行1个小时后,他还问迪金森是否需要休息。“我没问题,但贝尔萨属于那种令口译员感到恐惧的教练。当穆里尼奥讲话时,你可以写两页笔记,因为穆里尼奥语速慢,你很容易重新组织语言。贝尔萨不同,你需要从四五个单词中提炼精髓,他真的是个非常聪明的人,某些言论可能很复杂。”

“如果现在回头再看那场新闻发布会,你会发现在前5分钟里,我试图翻译他说的每句话。但后来我开始依靠直觉,试图理解他想表达的意思,再用自己认为合适的话说出来。当你与教练合作时,需要学会适应他们的不同风格。”迪金森说。

坊间常有传闻称英超俱乐部有意邀请马竞主帅迭戈-西蒙尼执教,但据接近西蒙尼的消息人士透露,他可能永远不会到英格兰工作,原因是他担心由于不会流利地使用英文,难以在球队里贯彻自己的风格。

2013年1月,当南安普顿邀请波切蒂诺担任主教练时,他几乎连一个英文单词都不会说,在球队首堂训练课前一天晚上难以入眠,“身体不停颤抖”。但随着时间推移,通过系统的学习,波切蒂诺对英语的使用已经越来越熟练了。

在英格兰,教球员和教练学英语已经成为了一个产业。例如,位于伦敦的Communicate Well就会为许多英格兰俱乐部提供特定课程,不过该公司以保密为由,拒绝谈论工作内容。

过去七年里,丹麦英语老师苏茜-拉尔森经常与职业球员打交道。她会针对不同球员设计课程,到球员家中进行教学,或者在球员参加训练、休息或到客场踢比赛时通过FaceTime和Skyper提供在线课程。

“在刚开始的时候,某些球员不想上课。他们没有学习意愿,觉得就算不懂英语,也能够上场踢比赛或进球,因为还可以使用眼睛和耳朵。”苏茜说,“问题是他们无法与俱乐部工作人员交流,如果希望表达某个重要或复杂的想法,就需要有人为他们翻译。这会令大部分球员感到沮丧。”

“他们的英语水平不需要达到完美,但掌握基本功总是很好的。某些外籍球员学过英语,但到了英格兰才发现,就算考试分数还不错,也很难无障碍地与人交流。他们不懂俚语和常用语,也很难听清部分球员的地方口音。”

苏茜在课程中使用了多种技术。有时她会借助音乐:“我们会观看YouTube视频,学习歌词的含义。我会让球员听阿黛尔、艾德-希兰和披头士乐队的歌。”有时她还会和球员们玩拼字游戏Scrabble。苏茜的一位学生对自然和宇宙感兴趣,所以她就让他读《国家地理》杂志。“只要能够帮助球员学习,我认为谈论哪些主题并不重要。”

但有个问题是,20几岁的球员是否真的对学习语言感兴趣?对他们来说,Xbox游戏是否更有吸引力?“这因人而异,但很多球员都非常聪明。他们希望学习。”

“某些球员因为无法快速学习而感到沮丧,但我会告诉他们,‘你花了多长时间才学会在比赛里进球的?’与练习踢球一样,学习语言需要时间……我有个学生经常观看带字幕的电影,在家也喜欢读书和听音乐。你要知道,这些球员都有很强的竞争意识,如果俱乐部队友会说英语,那么他们也希望能做到。”

苏茜告诉我,一位教练曾经请她教一名守门员学英语,而她首先在两页纸上写满了足球术语。“他至少需要明白教练和队友们在球场上说了些什么,这十分重要。”苏茜回忆说,“教练希望那位门将能够学会足球术语,从而指挥比赛。门将的视野比其他球员更宽阔,但既然在英格兰踢球,那么他就必须学会英语。”

如果有球员不愿学习英语或者学不会,职业生涯有可能受到影响,上赛季的武藤嘉纪就是个例子。武藤嘉纪以接近1000万英镑的转会费加盟纽卡斯尔,但他在贝尼特斯执教期间得到的机会很有限,语言能力欠佳是原因之一。

“武藤嘉纪的英语水平没有达到我们的期望值。”贝尼特斯曾说,“他需要能够与在身边活动的队友们交流,理解他们的意图。”

六年前,当波切蒂诺担任南安普顿主教练时,他也意识到了学习英语的重要性。波切蒂诺有一位翻译,但他很清楚,依赖于翻译并非长远之计。“他就算不懂英语也没问题。”曾经在南安普顿担任波切蒂诺翻译的弗兰-阿隆索说,“不过我知道,他一直计划学习英语。”

在南安普顿,阿隆索很快发现为波切蒂诺翻译的压力很大。阿隆索记得有一回,由于另一位口译员没有按时到场,他被临时叫去客串翻译,帮波切蒂诺解释为什么奥斯瓦尔多会在训练中与若泽-丰特大打出手——在那次冲突后,奥斯瓦尔多被禁赛两周。

“你要尽量传达教练想让人们知道的消息。”阿隆索说,“你需要始终集中注意力,当一位教练解释两名球员在训练场上的打架事件时,他肯定希望讲清楚来龙去脉,你绝不能犯错误。”

如今,阿隆索在雷威斯女足(Lewes Women)担任主教练。为了进入职业足球界,他曾经离开西班牙到德国生活,后来又移居英格兰,并迅速学习英语。

“我希望进入职业足球行业,想讲英语,所以接受了大量课程。在连续三个月里,我不允许自己与任何人用西班牙语交流,只说英语,也只看英语文章。这是唯一的办法。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做的自由,但我想快速学习,得到一些工作机会。”

南安普顿先是安排阿隆索为2012年加盟球队的乌拉圭中场球员加斯顿-拉米雷斯担任翻译,不过波切蒂诺也很欣赏他,将他留在了教练团队。南安普顿向波切蒂诺提供了一位专业翻译,但波切蒂诺更愿意让阿隆索做这件事。“我的翻译并不完美,但我知道他在思考什么。因为我们在训练场上共事,我更熟悉他使用的技术语言。”

“我也会在更衣室和训练场上为他做翻译,如果他很热情、高兴或愤怒,我会尝试以同样的方式说话。我试图让球员们理解他的感受,有时这甚至比他说了些什么更重要。”阿隆索说,“我很少出现在镜头前,那种场合让我感到紧张。当波切蒂诺说完一番话后,你根本没时间思考,也许大脑一片空白。”

与波切蒂诺共事的经历让阿隆索意识到,如果想在英格兰执教球队,语言技能非常重要。阿隆索没有追随波切蒂诺去热刺,而是留在了南安普顿,后来又到埃弗顿为时任太妃糖主帅的科曼工作。对于波切蒂诺如今能熟练地驾驭英语,他并不感到意外。

“在南安普顿,语言从来不是问题,因为总有人能说西班牙语和英语。波切蒂诺的助手佩雷斯帮了他很多。(在利兹联)贝尔萨的训练方法和细致工作让球员感到惊讶,他头上有光环,这种光环能够让他赢得球员们的尊重。但我知道他为什么希望能用英语与媒体交流。这样一来,你就不需要其他人‘代言’了,波切蒂诺明白这一点。”

如果是阿奎罗,讲苏门答腊语都没关系,如果是梅西,教练和队友可以去学苏门答腊语,如果是贝利,就算是个哑巴也会受到追捧。如果你菜,对不起,就算你是整部牛津词典依然坐替补席。

这一点不是我吹他们都用武磊代言的讯飞翻译机,不信你们自己去英国问去,路费自己出!

印象最深的是阿圭罗,在曼城八年了到现在简单的英语都说不利索,证明他根本就没想着好好学,但也不影响他在曼城好好待着啊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tennesseehoedowners.com/,里沙利松